2008年9月17日 星期三

台灣:國片回來了!--不只是海角七號!

今年夏天,台灣電影不僅僅是回春,還如豔陽般炙熱。


即使強烈颱風襲台,戲院裡仍大排長龍,只為了看「海角七號」
這部台灣電影。這部電影上映至今約一個月,從不看好到破八千萬,甚至,網路上出現串連活動,只為了讓這部電影的票房破億。一部台灣電影成為「全民運動」,著實讓陷在奧運失利、政治污濁中的台灣人,興奮了起來。

常寫影評的Ryan便忍不住藉著這部電影評論近來受到關注的前總
統海外密帳事件,他認為當初他捐給前總統的錢,若是拿來支持海角七號的導演,該有多好。他同時評論,這部電影不但落實在地文化的堅持,對片中草根人物真誠不剝削的刻劃態度,也和國際知名導演侯孝賢早期作品互通聲氣,值得肯定:

關於侯孝賢公開美言《海角七號》,表示「太好看了,我等台灣出現這樣的電影,已經等很久了!」我想這絕非僅只是單純禮貌性的場面話。正如他當年走出三廳電影的刻板公式,以超越類型片的細微敏感,活潑地捕捉當代台灣城鄉生活,為「全球情感,在地特色」的商業電影做了最精彩的示範,如今相隔四分之一個世紀,小魏導演再度踏上這條軌道,以台幣五千萬打造既新穎又懷舊的《海角七號》,怎能不叫人興奮?

Ryan甚至還說:

在這痛徹心肺的日子裡,《海角七號》讓我明白,「愛台灣」三個字其實可以實踐得如此真實。

由於台灣電影市場低迷許久,「支持國片」
成為一種口號式的愛國行動,但向來曲高和寡的台灣電影,即使在國外影展獲獎連連或引起注意,也無法換成票房。於是,「國片」常常是票房毒藥,讓片商、發行商與電影院都敬謝不敏。年初上映的「牆之魘」甚至遇到沒有電影院願意播映的窘境

因為這個「二二八的背景」讓許多電影院不願意上映這部電影(但我想國片本來就很毒藥XD)

台灣觀眾對於台灣電影失去信心許久,於是將看國片當成做公益。
但由於「海角七號」故事說得好,剛好扣住近年來發酵的本土意識,加上網路上口耳相傳,因此讓觀眾不僅僅為了「愛台灣」而進戲院,而是進了戲院後去感受「愛台灣」這件事。「海角七號」的賣座,讓很多人很興奮。楊小乖便說:

終於,等到國片迷到眾生的這一刻。這種心情,還真像《海角》裡那個「要放火把恆春燒了、召回所有年輕人回鄉,重新打造一個自己的恆春」的鎮代;我想這是候孝賢說的:「等這部片子等了十年」的意思,在極端高傲(如蔡明亮)和極端白爛(如吳宗憲)的電影,畫分出小眾和微眾的國片巿場之後,終於出現了黃金交叉點,達到絕大多數台灣人的情感和價值觀的邊際曲線,喚回了這十年來被排除及出走的國片觀眾。

而海角七號的賣座,也讓很多人開始討論國片行銷的問題,
或分析這部電影成功之處,如 Tzara所言:

如果說《海角七號》的狂賣也來自於「普羅大眾的口碑」,那《海角七號》另一個重大的影響力就是成功拉抬普羅觀眾對於國片觀感。而這裡只得「普羅觀眾」,正是那些願意「不作任何功課」,光看到片名、廣告、電影海報、電影預告就願意進去看的「大眾」;是那些過往認為「看國片浪費錢」、「看國片一點都不能拿出來說嘴,不能獲得同儕認同」的大眾。而《海角七號》得以成功攻進這塊過往難以攻佔的票房人口,才是真正賣座的關鍵。

國片觀眾+第一波普羅大眾在網路討論的熱度(尤其是PTT),MSN暱稱的串聯,成功吸引第二波普羅大眾的興趣,甚至形成「非看不可」,「大家都在看」的一窩瘋現象(很正面的)。

而今年成功透過網路口碑來行銷,拉觀眾進戲院的第一部電影,
是知名影星曾志偉投資的「九降風」,票房為三百多萬,多為青少年間的口耳相傳(而且夾著這股台灣電影風潮,已經下檔的九降風將重新上映)。更早之前透過網路口碑行銷的,則為去年初上映的練習曲,票房近九百萬。而這樣的票房則是導演不計成本,巡迴台灣,公開播放以建立口碑所致。練習曲導演陳懷恩說,他希望電影院不只是年輕人才進去的地方,他希望全家人都可以進電影院,如 annpo的文章所說:

陳懷恩苦笑地說,以台灣現在的國片環境,這些心血自然無法以獲利的方式回收,但他拍這樣的電影,原本就不奢望能夠賺錢,而是希望能讓很多人都有機會來看這部電影,台灣各地的人都看得到,全家人一起看…,讓大家感受一下台灣的美好,學習從不同的方位視角來看台灣,這塊我們的土地。

「練習曲」去年想要達到的目標,「海角七號」達到了,
他的觀眾橫越更寬廣的年齡層,而且,電影中描述的本土風情、族群特色與小人物的討喜,都藉著夢想、愛情、親情等動人的元素發揮出來,加上好聽的音樂與感人的故事,讓向來被批評「不會說故事」的台灣導演與電影,可以證明他們優越的說故事能力。擅長寫影評的 woosean便說:

我對魏德聖這個人的佩服,以及本片散發出的、屬於台灣電影的潛力。雖然我相信追求夢想不是賭博,但我欣賞魏德聖這種義無反顧的氣魄,而本片雖然離完美很遠,但本片確實展現了近期台灣電影少有的潛力,這潛力橫跨商業性與在地元素的利用,以致於直指人心的單純感動,再再說明了,有好的故事、好的團隊與好的管理技巧,台灣電影也能揚眉吐氣。

誰說我們沒有故事?只要願意想、願意說,故事真的隨處都是。

許多觀眾都為電影中的愛情故事感動
但更多人看到電影所傳遞出的問題意識,例如台灣的認同,或是故事主要場地的變遷與故事,或是庶民文化被描述清楚的感動而更被注意的則是台灣自然山林的BOT問題。如poiesis說:


山上也要BOT,海邊也要BOT,什麼都被BOT。
為什麼這麼一片美麗的海,被飯店圍起來,我們民眾都沒辦法看到?
只能讓住在這飯店的外地人看?
──電影《海角七號》


正當《海角七號》的那段台詞大概已是流傳街頭巷尾的耳熟能詳,搶救蕃仔澳及杉原海岸的雙灣行動,也同時開始了。沒人可以說得清楚,是公民社會團體挪借了《海角七號》的大眾支持?抑或,這只是因為《海角七號》表達出了「非台北觀點」共同感受的集體憤怒?

munch更是直接點出電影暗批的目標,並肯定導演的膽識:


在電影裡,不會只是消費鄉土風味,現實的鄉土反思都在,懶惰的郵差,衝動的警察,甚至談及地方發展的困境,讓人看明星,也能看見土地,特別是借了夏都旅館的場地,讓鎮代痛罵外來者佔據沙灘,恆春人不能享受,罵的正是佔據大灣沙灘的夏都,這種反省與膽識,看了讓人過癮,借你地還罵你,夠棒的魏德聖導演。

海角七號的賣座,讓台灣觀眾開始藉著雅俗共賞的電影語言,
瞭解台灣電影的精彩,台灣故事的豐富,同時也在這些感動歡笑中,感受到導演想傳遞的訊息。在海角七號後上映的囧男孩,也隨著這股風潮受到注意,這部描述單親家庭兒童的夢想與想像生活的電影,也藉著豐富的電影語言與歡笑感人的元素,讓觀眾感動。

今年台灣電影被認為「國片復興」,票房可觀,類型也多樣精彩,
包含流浪神狗人、蝴蝶、牆之魘等歷史社會議題的電影,還有花吃了那女孩、漂浪青春這種描寫同志的電影,或是九降風、囧男孩這類青春電影,甚至還有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這部類紀錄片電影,都宣告了台灣電影的多元與豐富的創造力。更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導演與演員,多數都是電影新人導演,也是新人演員-- 他們果然帶出台灣電影的新氣象。

台片發春 Taiwan Den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