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0日 星期四

複雜糾葛的西藏問題

相較於其他國家,西藏此次的抗議事件,別具意義。時值台灣的棒球代表隊獲得北京奧運參賽權,又逢總統大選的前夕,台灣人民對於該不該趁機抵制奧運各有意見,而兩黨總統候選人也以不同的方式表達立場:謝長廷(DPP)及支持他的民間團體發動了幾個為西藏人民祈福的活動,而另一位總統候選人馬英九(KMT)則找不到適當的方式表態,陷入一種尷尬的氣氛中。

因為,西藏人民主張的獨立以及自由的問題,和民進黨的方向一致,而過去的執政黨國民黨因為和中國大陸的牽連,還有過去曾經統治過、援助過西藏的立場,讓西藏問題對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來說,複雜到無法簡單面對。

但對於一般台灣人來說,即使不論普世人權,基於和西藏相同的立場(中國政府反對獨立)、佛教信仰的關係,還有多人曾到西藏旅行的經驗,多半對西藏表示聲援與同情。許多人甚至將twitter頭像改成西藏的獨立運動的精神旗幟:雪山獅子旗。



而許多藝術工作者、作家、樂團與社運工作者在總統大選前,發動了「送愛到西藏」的活動,希望台灣除了政治以外,可以多多關注世界上不同族群的聲音與痛苦。

多年來,台灣年輕志工的身影,經常出現在全球各地需要協助的所在。如今,與台灣只隔著中國的西藏,受到暴力鎮壓,台灣年輕人感同身受,決心挺身聲援,用音樂、詩歌聲援西藏。





許多的討論或感受,多半出自於「同理心」:台灣和西藏基於歷史文化,認為和中國屬於不同的主體,卻備受威脅控制。在逢總統大選,許多部落客以這樣的方向進行了討論,例如這位blogger便直接以標題說明立場:「台灣不要與西藏一樣的前途

我們週遭的這個世界強權-中國,無法忽視其最近的崛起,以及強大的軍事及經濟力量,但我個人很畏懼這個國家過往的殘酷紀錄,我高中時爆發的天安門事件,根據現在許多的證據顯示,當年天安門事件的確出動了軍隊鎮壓,並且開槍殺死了許多人民,對於這樣一個雙手沾滿血腥的鄰居,我只用戒慎恐懼來形容。

我身邊有許多人說:我們有中文語言的優勢,我們不應該自絕跟這個鄰居做生意,讓自己經濟繁榮的機會。但如果這樣的經濟繁榮機會,最後卻讓自己陷入被鎮壓、同時無法擁有民主自由的現在,我會寧可選擇保守一點,日子苦一點無所謂,但我想要高興談論、自由呼吸自由存在。



中時晚報記者,則聲聲切切地祈求西藏平安,同時也和女兒一起慶幸自己生在台灣:

企鵝公主說,幸虧我們有台灣海峽呀,至少坦克車不會直接開過來。
我慶幸,台灣已經民主化,總統大選的煙硝畢竟只是花拳繡腿而已。
322決定台灣的未來,但我們也應該同樣關注Tibet人民依據國際法所享有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及宗教權利。


除了出於對「鄰居」的恐懼,不少人也試著自省台灣的狀況,並且將專制壓迫的那段歷史拿來比擬。例如文史工作者Judie所寫的文章,便從標題概念化西藏的抗議事件:圖博正在經歷二二八

從目前零星資料中所感受到的是:圖博人正在經歷他們的二二八,與外來統治者展開艱難的鬥爭。中國對西藏的控制越來越深廣,使圖博人在自己的家鄉卻又貧窮又弱勢,生活文化和傳統價值正在流失,能不抵抗嗎?他們的行動被統治者誤解、汙衊,無辜者的血繼續流,傷痕正在加深.......


tsaich也在他的部落格中透過政治思想家漢娜鄂蘭的《論革命》表示:

由這一點來思考國家與人民之間的關係,二二八事件中的國民政府對待人民,其實是一種對待「外邦人」的方式(然而如果真以「說服」或者「暴力」來判斷,我們真能宣稱今日生活在這島上的我們都共屬一個「本邦」?)。中國政府也從來沒有在真正意義上能夠使西藏人民成為「中國人」,平時大談族群融合,其實一施行國家暴力立刻可以暴露這所謂融合是失敗的,中國看待西藏畢竟只能視之為「外邦」。


台灣人的政治歷史文化背景,讓大家幾乎站在同情的立場討論。然而,最新的狀況是什麼?到底發生什麼事?誰說的才是對的?在中共封鎖各種媒體消息後,只能不停猜測。部落客Jas拿出台灣社會的新聞無選擇性的播送與中國新聞被嚴重封鎖之事來相比,直稱這是「抗議2.0」:因為資訊來源的不同,把關的守門員的不同,導致對新聞看法有不同認知。

然而,一旦我們選擇了不同的資訊來源,或者更廣泛多元的守門人與意見領袖,我們便愈容易看清事實真相的輸廓:一個為遂其國族霸權,不惜戕害人權的國家,過去稱六四天安門為一小撮人,稱台獨為一小撮人,如今又同樣以一小撮人來指涉被迫害的西藏人,無怪乎主體意識覺醒的西藏人開始主張要將西藏正名為圖博,以擺脫其有形無形的高壓強權迫害。


許多消息依然透過國際媒體流出,散播在各地的部落客們紛紛上網發表他們的心得還有閱讀到的最新情況。人在德國的tucci,比較了各報的頭版新聞,表示德國媒體強烈重視西藏新聞--德國媒體的反應。在這篇文章中,他也比較了台灣媒體版面的大小與明顯度,顯然不及德國:

一個國家動用軍警武力殺害抗議的人民,是對人權最赤裸的摧殘與蔑視,違背了現代民主國家最根本的存在基礎;這對歐洲國家來說,是不可想像也不可忍受的事情,因此整個翻動了德國媒體界。我想這件事的歷史重要性不會在六四天安門之下,但很遺憾的是,國內的主要媒體的新聞處理淡很多,跟德國所有全國性的媒體統統頭版處理差別實在很大


人在英國的rosaceae也直接翻譯衛報專欄作家,也是歷史學家Timothy Garton Ash的文章,讓讀者瞭解歐洲的立場:


我昨晚在電視上看新聞是看到英國國會裏,保守黨(黨魁Mr. Cameron)與工黨難得地一致表示要敦促中國政府與西藏展開和平對談。顯然西藏的暴力事件很攪動人心。



住北京的辛蒂雅則以在封鎖的城市中看西藏事件,告知讀者在中國大陸資訊封鎖的狀況:

有人問我北京人對西藏事件的看法,在這種情形下,北京人連西藏發生了什麼事恐怕都不知道,知道的也就是一面倒的聲音,若干藏民暴徒挑起暴亂,傷害無辜漢族百姓,達賴在背後策動,目的是要搗亂奧運,爭取獨立。這就是所有來自中國媒體的新聞角度,在這種情形下,北京一般民眾,還能有什麼看法?


儘管如此,因為科技進步,中國政府即使封鎖層層媒體消息,中國大陸的朋友依然可以透過IM和twitter,聽聞到其他人對西藏抗議事件的看法--即使他們很困惑或不悅。特別是台灣人民和中國大陸的漢人使用同樣的語言,文字溝通上無障礙--即使思想溝通上有瓶頸,因此,在這些問題上,也互相交流許多。例如portnoy在關於西藏,我的看法中坦言,他並不知道應該相信哪方的說詞,他也不知道真相該是什麼,於是引用了zola的留言版中的留言,說明了他的立場:

作為一個對藏族稍微瞭解一些的人,我只是胡亂說說自己的看法,並不準確,但是是我的心聲,西藏現在需要的,是健康的發展和對藏文化的保護,以及西藏問題的和平解決,罈子裡這些喊打喊殺的兄弟,如果你們有一個真正的藏族朋友,也許你們就不會說那些話了,如果大家真的關心西藏,請你們多多瞭解西藏的歷史和現狀,相信你們會愛上她的。


annpo也利用twitter發問,得到中國大陸朋友的回應,其中一位便藉著在藏區工作的經驗,提出第一手觀察:

要说藏区,中原地区不一样吗?中国就是场皇帝的新装,谁过的好不好,冷暖自知。但凭借良心说,藏区的生活的确改善很大,起码比周边的国家都不错,这是应该看到的。

但就如您所说,生活好了,就会满足吗?事实是正好相反的,这种思维就算拿到汉族里也说不通,更何况是对信仰那么看重的藏区。你可以想像政府免费让他们读书,却用的是汉族课本。他们整日仰望的神山圣湖,却日日都要遭受俗人的攀登和打扰,这是谁都接受不了。

另外说一下,藏族人对青藏铁路并不完全是支持的。而在拉萨日益繁华的时候,我那些老藏族的邻居却一个个都搬走了,这些难道还不够说明问题?


關心西藏問題的,還有香港的朋友(例如reiw便作了詳細的介紹分析)。在不同地區,有不同的意識型態,享受著不同的資訊開放度,對同樣一個異文化地區做出討論還有無私的分享(例如zola分享的這個整理),都是西藏事件給我們的學習。然而,我們共同想說的是,祈求西藏人民平安,事件盡快平息。也希望中共「手下留情」。

p.s 記者透過寫部落格的方式分享他們的觀點,例如採訪過藏人與達賴喇嘛的中國時報記者林照真寫了一篇「不斷升高的西藏焦慮」便直接說明了西藏的問題來自於達賴無法和中國政府會談,讓他們累積焦慮,另外則是中共對西藏的開發,破壞他們文化的主體。

而苦勞網的記者torrent則針對中國網友不清楚與爭論的幾個問題,提出條列式的解釋,同時點出這些暴力的歷史淵源:

這次的事件中,有藏人攻擊無辜的漢人我一點都不意外,長期累積的不滿,本來就會如此,而中國軍隊濫捕西藏人,也是一定的暴力。歷史中,類似的事件,裡面的殘酷,都不是簡單的民逼官反或官逼民反就能一言而論的,不過就在百多年前,中國就發生了和近幾十年的非洲不相上下的種族大仇殺,陝甘回變中,回民建國起義,直接間接殺了上百萬漢人,然後左宗棠領軍所謂「平定」則是報復性仇殺,戰前有180萬回民,戰後所剩無幾,根本是搞種族滅絕。

2008年3月11日 星期二

中華隊 去北京!

2008.03.07,對台灣人來說是個大日子的開始。但這不是來自於觀注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而是八搶三奧運資格賽:北京奧運棒球參賽資格權比賽在中台灣開打拉!

就如同足球幾乎是世界各國的國球一般,棒球是台灣人的驕傲。一遇到國際性比賽,台灣人可以放下工作,放棄家庭與愛人,只為了在球場或守在電視機前替我們的驕傲加油。如果各位覺得很誇張,那麼不妨看看3/10這天晚上的事。

3/10這天中華隊出戰加拿大隊。在twitter與PTT BBS站(台灣最大的校園網路服務)上已經有眾多球迷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用文字轉播戰況給無法看到現場直播的朋友:例如我。隨著戰況越來越激烈,網路上的球迷心也都懸在一起。當六局下羅國輝擊出逆轉的三分全壘打時,不只主播與現場球迷瘋了,網路上也全都沸騰起來。因為,我們都高聲吶喊,要讓中華隊去北京:




眼看著球賽進入尾聲,第八局中華隊捕手葉君璋在本壘前遭受加拿大隊選手衝撞,卻依然守下這一分時,我很懷疑這時候的台灣人有誰不是愛國球迷。例如米果所說:

誰看到葉君璋以小號無敵鐵金剛之軀,護住本壘版的畫面,倘若不激動落淚的,那你就真得不是台灣球迷。那時的小葉,巨大如同一片天,替我們頂下那一分,多麼剛猛啊!

或是當天的主播蔡明里先生在他的部落格裡寫道,身為一個主播他屢次勸導球迷不要扔瓶罐進入場內。但當時的同仇敵愾,讓他既使知道球迷的行為不應當鼓勵,他卻能夠理解:

或許,部份球迷不像我們知道,太過於衝動會被沒收比賽,但是在那個當下,如果還能冷靜,還要控制EQ,我想,棒球就不可能叫台灣的國球了。就好像你看到你的親人或好友被外人侵犯,當然是先力挺再說,怎麼可能還考慮太多呢?這是台灣球迷與中華隊密不可分的感情所致,這也是加拿大等外隊永遠不能理解的事情。雖然,我們都知道不該丟瓶罐等進場。

第九局的逆轉讓台灣球迷的心全都糾結了。大家紛紛吶喊,祈禱,集氣希望中華隊最後能反敗為勝。甚至,連貓都搬出來了:
比賽一路打到延長,我忍不住把CT貓(是的,是毛咪)抱出去,跟她交換條件:每打一隻安打,就給妳一條魷魚絲~毛咪在王子揮出安打時順利地吃到了,於是我繼續跟她交換條件:如果全壘打,我整包都餵妳!




但此時毛咪似乎被我因泰山安打的雀躍驚到,一直想落跑,正當我想去拿整包魷魚絲來安撫她而跳下椅子時,就,雙殺了。不誇張,我真的整隻趴倒在電視前然後被媽媽罵神經病,嗚嗚嗚~~



這是時常報導社會運動與環境議題的台灣立報記者Chyng的文字。上面的引述和他平日報導文章的剛猛風格可是大不相同。不只是他,在twitter上,稍早遠在紐西蘭的班傑明發起「大家頭像換CT隊徽」的行動,在此時已經讓twitter幾乎被紅藍中華隊徽淹沒,匯集成一片很是壯觀。既使最後中華隊在延長賽以一分之差輸了比賽,卻贏得台灣人的心。





就像阿潑寫的,這樣奮戰到最後的中華隊重新點燃了台灣的美好,讓台灣團結在一起:

奮戰進入了延長賽,依然不放棄,到了最後,雖然輸,也輸得漂亮。這是一個不畏強敵,穩穩地迎戰的比賽。每一局,都是經典的典範。

很慶幸,我們都沒錯過這樣的一幕,在那一刻,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祈禱,一起罵髒話,一起說:「中華隊加油!」我們是一起的,我們在同個島上,同個天空下,同個旗幟前,同個目標的起點,我們要一起說:「中華隊,加油!」

當天在香港開會工作的李小克,看著網路轉播,與台灣的大家緊緊相依。他說,還好我們有搖滾樂,我們有棒球:

Let me live, and make a brand new start!

這不也就是中華隊跟我們這些球迷的心情嗎?每次遇到人生的低潮時期,我總會很慶幸,還好我們有搖滾樂!

這次的《八搶三資格賽》來得正是時候,不管亞錦賽讓我們有多麼挫折,也不管這大環境讓太多人感到侷促不安,我們都該很慶幸地說:「還好我們有棒球!」,我們可以在這個時候放下彼此的成見,用共同的信念來替中華隊加油!這是多麼熱血的一件事啊!


是的,還好我們有棒球。台北時間週三晚間,中華隊要迎戰澳洲隊。我們大聲的吶喊:

中華隊 去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