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3日 星期四

媒體:「宅」的想像共同體(上)

由於台灣和日本的地緣相近,又曾經歷過殖民統治,因此,在文化上有若干趨同的部分,次文化的接收程度也比其他國家高。因此,不論是日劇、日本動漫畫、模型或是寫真集...等,在台灣都有一定的支持群眾與市場,也構成了所謂的「迷」。他們專精於他們喜愛的事物,若是以日本最自傲的「職人」文化來說,他們可以說是「不事生產」的「職人」,對於特定之事、文化追求的精神,恐怕不惶多讓。

儘管,日本社會對這些「御宅族」(otaku)不假辭色,甚至持著負面的偏見,然而,從這個社會中標示、定義的「宅」,是個清楚的範圍,不容易混淆。同屬漢字語系的台灣社會,大量接收了日本的次文化卻不時常不明究裡使用、延伸,例如「熟女」、「敗犬」、「癡漢」、「女優」等詞便原封不動地移來使用,卻未曾思考這個意義是否適合台灣社會。「宅」,更是如此,拜「電車男」之賜(日本電影、電視劇都曾根據這個題材製播),「宅」的意象,根據其字面上的意思(宅有家的意思),在台灣社會中,更被凸顯了「不善於人際關係」、「不愛出門」、「沈迷電腦」、「迷戀動漫畫」等等形象。

似乎不出門、不外放、不善於人際關係、沈迷電腦的人或喜歡動漫畫的人,就應該被稱為宅男?根據這個字面上的意思,媒體開始將這些人當成社會問題,認為他們不瞭解社會問題(避世)、他們沒有經濟競爭力(或許光華商場例外),在愛情市場上也沒競爭力,他們不修邊幅,他們在社會邊緣,所以「宅男偷竊」、「宅男尋找春天」等等標題時常出現在媒體上。

儘管媒體如此塑造,但許多「小眾媒體」如部落客,也藉著「宅」的詞義,而以自嘲的方式取得某種權勢權或是解構。例如,貝克在三宅一生中,列舉了眾人刻板印象中的「宅男」,並給予輕鬆性的討論:

不過歸納起來,宅男的特色似乎是,對於某件事情很專精,但是對於真實人生的大小問題,不太在意。其實,很詭異的一點是,在台灣,被稱為宅男的男生,幾乎都是自然組出身的居多,特別是學理工科的男同胞,經常被歸類為這樣的人。

而黃哲斌則自稱「宅爸」,將「宅」劃為對電腦網路的沈迷者:「一個宅爸的犯罪自白

結婚前,我老婆常說:「你去娶你的Sony VAIO好了。」結婚後,我老婆的口頭禪是,「網路是我們婚姻的第三者,我還是帶著兒子當拖油瓶,改嫁別人好了。」

這些用法都給予「宅」一個想像的範圍:理工科系的、沈迷網路的、好人...等等。

語言的流動性與因地制宜的特性,原本無可厚非,若是稱呼自己「宅在家」來表稱自己不愛出門,或是想待在家,或許無可厚非,然而,若是媒體因為自己的偏見或是傲慢,移用了這樣的詞句,同時,製造更多的偏見或誤解,便讓人難以忍受。

最近,有兩個媒體引發的「宅」事件,讓台灣的部落客開始騷動。一是天下雜誌以「宅世代來了」作為九月號封面專題,大肆探討「宅」所帶動的經濟消費能力,並肯定「宅」文化。另一則是中視播出的綜藝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以「宅男」為主題,在節目中刻薄宅男並且加強對宅男錯誤的偏見,甚至讓一名年輕偶像對著他們說:「不應該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因而引發強烈爭議。

天下雜誌在這項專題當中,試圖取得「宅」的詮釋權,也滿足了中產階級對於此等次文化的好奇心。同時,又讚揚這群人帶動了這個世代的經濟。

‥‥非日本足不出戶的御宅族,而是進化中的宅男宅女,帶動消費者主權與文化潮流新革命。


他們還貼心地製作了「宅」度的測驗,並且做了小貼紙,讓部落客自行取用,以昭告大眾:「我很宅,所以我帶動消費經濟。」然而,仔細閱讀文章,並做了測驗後,可以發現,天下雜誌對於「宅」的定義理解並不契合也不帶有邏輯。他以原有日本「宅」的定義來製作測驗,但在文章中又試圖顛覆「宅」字原來的用法:

宅時代的主角多集中在四十歲以下受Web2.0薰陶的一群世代,包括人數至少百萬以上的青壯年、青少年及小孩。‥‥他們習慣與自己獨處,但需要MSN或電郵與人互動、喜歡以iPod或遊戲機打發時間,或是每天固定瀏覽社群網站或接收第一手訊息的習慣。

傅瑞德在「天下二代宅」當中,提出精闢的批評:


其實在我看來,或許用「網民」這個籠統的名詞來形容這個族群,可能還更精準一些。我爸爸七十歲,不是整天掛在網上,但會寫e-mail、會上網買東西;我整天掛在網上,但不一定都坐在電腦前面,不信任網路銀行、但會在網路上買東西。我們都算網民、也有消費能力,但都不太算是40歲以下的宅男、消費能力和習慣也不是同一等級。


先不論天下將「科技宅男」稱號強加在網路社群頭上是否恰當、這些「科技宅男」是否都真的只是業餘不談(裡頭多的是深藏不露的專業高手),由「具有說服力的網路族群」創造的宣傳效果、以及「具有購買力的網路族群」創造出來的銷售機會,其實不該一概而論、也不能就此推回「宅」的力量如何如何。


PipperL也在讀天下宅世代專題中,提出他的理解與質疑:


大部份的文章主題,包括「宅文化」、「宅行銷」、「宅教育」等,所探討的案例還是以網路社群為主。也就是說,這所謂的「宅世代的主角」,所瞄準的好像不是所謂的御宅族,而是所謂的網路社群。天下所謂的宅世代,還比較像是藉著網路社群工程來行銷的世代。而網路社群跟宅比較有關係的,大概是社群的核心,往往由一些符合「宅」定義的重度使用者所組成。
偏離的更多的,是「宅教育」的部份:「如何教育你家的小宅男小宅女?」裡頭大部份著重在孩童沈迷於網路遊戲的探討,而不是針對真正的「小宅男」下去探討,為文的作者(李雪莉)似乎認為所謂的宅,是花費許多時間上網玩遊戲,而不是花費許多心思在某一事物上(就算是玩網路遊戲也一樣)。對我而言,花費許多心思跟花費許多時間是不太一樣的,花很多時間看漫畫的人,不見得可以被稱之為漫畫宅。而兩頁的篇幅,也無法針對此一課題進行更深入的探討(例如像《死了一個孩子之後》這類現象),或是提出更具體的對策。這是我覺得有點可惜的地方。


天下雜誌儘管沒有獲得他們所定義的「宅男」對這專題的肯定,也無法讓社會更瞭解宅男(或者試圖以一種中產階級的姿態「漂白」?),然而,傷害力畢竟不大。然而,中視節目「我猜我猜猜猜」由於刻意製造偏見與衝突,讓許多動漫化喜好者及部落客正視、討論「宅」。

mignon在媒體給「宅」這個字的定義中,便提出了疑問:
但無所謂,問題是我們得搞清楚她們為什麼會有如此誤解。如果今天我對宅這個字一無所知,我所問出來的應該是:「宅是什麼?」而不是「就是有點情色......」或「電車上的變態」,這個錯誤知識是從哪裡來的呢?我想新聞是有很大關係存在的。


不同國家,不同社會,不同媒體,紛紛給予「宅」一個想像的意義,試圖塑造出自己的宅之共同體。「宅」或許因為次文化,在媒體上取不到強勢的發聲權與詮釋權,但透過網路(宅之構成世界?),對媒體的強勢操作,展開了反擊。

(待續)

2 則留言:

Portnoy 提到...

有人要著手翻譯嗎?

豬小草 提到...

這篇很可怕啊,要翻譯的人可能需要把文章再濃縮吧。